日志样式

美呗马咏棠:互联网时代,医美机构需要进化出

 各种互联网项目,新手可操作,几乎都是0门槛

众所周知,中国医美市场正处于快速成长期。与此同时,很多医美机构却面临着毛利润高达70%依然挣不了钱的窘境,原因就出在获客成本太高。因此,很多机构想到了借助互联网的手段降低获客成本,树立机构品牌和形象,比如自建互联网营销团队,强力运营微博、微信甚至抖音,以期带来转化。

但在美呗品牌总监马咏棠看来,这样的做法无异于缘木求鱼。

今日,马咏棠出席“美呗第二届医美产业大会”,并发表了题为《互联网+时代,医美产业的转型与升级》的精彩演讲。她在演讲中强调,互联网的本质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和精细分工。因此,机构在互联网时代要做的不是“全能超人”,而是开放协作的“专家”。

1776年,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首次提出社会分工理论,其核心要旨可以简单归纳为“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这一理论可以说奠定了现代社会的基础,带来的结果是社会生产效率的极大提升。

人类历史上的几次工业革命,本质上都是社会分工模式变化所带来的生产效率优化。21世纪,随着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革命的到来,人类社会分工模式再一次迎来了颠覆性的变革。

我们知道,信息技术革命为分工协同提供了必要、廉价和高效的信息工具,而这将在几个层面上对人类社会分工模式进行重构:

首先,由于节约了信息成本,交易费用降低,外包等方式更加便捷。企业不必再维持庞大臃肿的组织结构,而是可以选择将低效、冗余的价值链环节剔除,将资源聚焦到高效率价值环节。

其次,大规模社会协同带来数据沉淀,可以作为一种柔性资源,缩短迂回、低效的生产链条,促进C2B生产模式的兴起。

最后,技术手段的提升、数据开放和流动的加速及其带来的生产流程和组织变革,使得生产模式已经从“工业经济”的典型先行控制转变成了“信息经济”的实施协同。

纵观中国市场,过去十年里被互联网所衍生出的新型社会分工模式影响最为深远的无疑当属餐饮和出行行业。

今天的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民外卖的时代。据统计,2018年中国累积有3亿人在美团和饿了么等外卖平台上产生了订单,全年产值超过了4000亿元。

那么,在餐饮+互联网的新模式中,这个行业的社会分工发生了哪些变化?餐饮企业又是如何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呢?

餐饮企业的专长是菜品研发和生产,营销和末端配送并不是他们所擅长的。如果每家餐饮企业都去建立自己的外卖平台和配送队伍,成本将非常高昂,但营销和物流又是外卖价值链中必不可少的环节。美团和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很好地解决了这一冲突,它们使得餐饮企业能够将营销、物流等低效环节剥离,专注于核心的菜品研发和生产。在这种新型社会分工模式下,不少餐饮企业在高峰期创造了1小时400但的成绩,这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